瞭望东方周刊:刷量围捕战
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www.57kj.com >
瞭望东方周刊:刷量围捕战
* 来源 :http://www.488487.net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9-10-03 14:02 * 浏览 :

  “听说,今晚是营销号和软文号的难关,因为刷点击的工具据说都坏了。乡亲们,快去看看你们关注的或投放的大号的真面目吧”2016年9月底的一个晚上,这条文字犹如一枚深水炸弹,“刷爆”了朋友圈。而其配图,则是一个裸奔的胖人,做着飞翔的姿势。

  刷量公司暂缓接单、研究对策,顺便把刷1000个阅读量的价格,从11元涨到了21元;以刷量为生的自媒体号,得到消息后忙着删掉当天的文章,以免落下把柄;未发布文章的自媒体号要么“玩消失”干脆罕见不发,要么只发一条没有公开统计数据的长文字或图片“告假”。

  而这边厢,广告商和公关从业者则怀着忐忑心情,迫不及待地查看自己投放的公众号;而另一些自媒体人,像打了鸡血似的,自告奋勇地上线给一些公众号阅读量截图,把“充水”的公众号拉出来示众;制作自媒体排行榜的榜单公司也不闲着,要么监测数据发布报告,要么连夜赶制查询刷量公众号的工具

  自媒体刷阅读量的真相,就在这样一个初秋的夜晚,以戏谑又疯狂的对抗方式,进入大众视野。

  彼时,李怡(化名)在某公司做公关,专门负责对接微信公众号。在她眼里,有价值、可合作的公众号有三类。

  “第一类是大家熟知的严肃八卦、石榴婆等大号;第二类是我们相识的记者朋友做的公号,有一定阅读量,也可维护记者关系;第三类是朋友同事或我自己关注的内容优质的小号,也会偶尔合作。”李怡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。

  而她的任务,就是在单位有产品或内容需要发布时,跟各类公众号谈合作:“合作方式有直接投放,或是让公号帮我们写稿,后者会多付一些费用。”

  李怡透露,在有限的预算下,大部分合作的公号价格每篇约在几千元左右,一些影响力稍大的每篇约3万~5万元,而业内最高价格的大号头条,每篇可达30万~50万元。

  “我们选择公众号合作,最主要是看内容和过往合作情况,但这些东西无法量化成数据反馈给领导看,于是阅读量成为最重要的指标。要是能有个爆款10万+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李怡说。

  真格基金投资管理副总裁刘元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,从那时起,就有不少拿着包含阅读量、点赞数、转发量等各种数据报告的自媒体人,找到真格基金希望融资。

  “大家的报告里都包含有这些数据,尽管我们最重视的不是这些数据。在2015年投新世相、大象公会时,我们也是看中了张伟、黄章晋这些人本身。那时微信作为一个平台起来了,公众号的红利才刚刚显现。”刘元说。

  腾讯网企鹅智酷于2016年7月发布的《中国自媒体内容创业数据及趋势报告》显示:2015年1月至2016年6月,至少发生了51次百万元、千万元级别的公开融资;更有像“餐饮老板内参”这种在短期内分别融资2000万元及5000万元的公众号。

  随着自媒体风生水起,一门叫作“刷量”的生意也出现了。逻辑很简单,有了阅读量说明有粉丝在看,进而就能变现接广告、做活动、找投资。

  “其实刷量是个公开的秘密。不过完全靠刷量起来的公号,却是在最近一段时间才变本加厉起来的。”刘洋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。

  咨询机构艾媒咨询于2016年9月29日发布的报告显示:营运类公众号存在刷量行为的占比80.6%;而在存在造假行为的微信公众号中,平均数据线%,也就是说,通过刷量产生的阅读数占比69.3%。

  数据咨询机构信励(上海)信息科技有限公司(SimplyBrand)CEO张力则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,刷流量的微信公众号呈现橄榄状的分布。

  “最顶端真正优质的账号和最低端缺乏营销价值的账号,一般很少会花钱去刷阅读量,反而是一些粉丝数在5万~10万、真正阅读数只有几百到几千这个区间的账号,为了追求更高的经济利益,会刷量包装。”张力说。

  这给刘洋带来了无尽烦恼:虚假的阅读量,不但让钱打了水漂,而且客户也不满意,长此以往整个业界生态环境就会变坏。

  “一方面是被假号坑,另一方面,我甚至碰到过友司给我们投的自媒体刷量使坏的情况,他们还以此泄露给广告主,抢我们的生意。”刘洋告诉本刊记者。

  自媒体“差评”的联合创始人夏天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,他们频繁接到刷量公司的骚扰:“他们好几次找到我们,说可以刷量,还说大家都在刷,反倒不刷量的成了异类,简直烦不胜烦!”

  第三方自媒体排行机构清博大数据副总裁蔡幼林对此也深有感触:“这会让劣币驱逐良币,对目前做自媒体内容创业的人来说,现在是一个草莽时代,情况比较尴尬。”

  艾媒咨询的报告还显示:微信公众号刷量市场规模,从2014年的215亿元,增长到2016年的378亿元。

  本刊记者了解到,通过某些售卖服务的电商平台,可以轻松搜索到提供刷量服务的卖家。一位名叫程欣的卖家告诉本刊记者,她每天会不时发微信给客户,告知其刷量平台变动的最新服务价格。

  在她提供的平台上,可以选择刷“阅读、点赞、粉丝、实名粉丝、评论点赞、投票”等服务,均以1000次起计费,其中刷阅读量约为每千次21元,而最贵的项目为评论点赞、实名粉丝和投票,每1000个计300元。

  “所有的指标我们都可以刷,只是速度有快有慢。我们是有技术平台的公司,都是全职员工,周末轮班倒,都不休息的。”程欣告诉本刊记者,必须先把钱打入他们的支付宝账户中,然后她在系统里操作充值,按充值金额完成刷量任务。

  但拥有技术平台的刷量公司并不是多数。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,更常见的是“小作坊”式的单打独斗。

  刷量从业者先从一个大的刷量平台上获取一个接口,成为平台下面的“分销商”,通过熟客介绍或网络拿到订单。一些精明的“分销商”还会不断分出接口,给予不同的折扣赚取差价。

  “所以各家价格会有差距,但谁也不知道这条刷量链上有多少层分销商。据我们了解,位于顶端的,可能就那么几家有技术实力的平台公司。我们也发现,好多刷阅读量的IP地址来自广东,很有可能就是披着网络公司科技公司外衣的那些人,外人根本察觉不出来。”上述人士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。

  更可怕的是,刷量公司生意越做越大,有的甚至“自产自销”,直接转身成拥有诸多公众号的自媒体大公司。

  “反正很方便,一家公司主体注册多个公众号,统一运营,然后统一刷量。量刷足了再接广告盈利,来钱十分快。”夏天告诉本刊记者,刷一篇“10万+”阅读量的成本不足千元,而接一单广告收入就可达上万元。

  即便自称是“技术白痴”,一谈起刷量,李怡就会想到曾在网上看过的图片: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几十个打开微信时的界面,一旁连着几十部整齐摆放好的手机。“大家都说这是用来刷量的机器,看起来很震撼!”

  西安奥创软件研究院有限公司的产品就是这种系统,其创始人启程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,他很苦恼:“网上这图火了后,很多要做刷量生意的人找到我们,但我们不是做刷量的,而是方便集中维护客户、提高微信营销效率的工具。”

  启程解释说,一套系统的成本价非但不是刷量公司所能承受的,更重要的是,这种系统最多只能接入127部手机,远达不到刷几万阅读量的能力。

  这是另一种尴尬:尽管包括不少业内人士都论断,刷量没有太高的技术难度,但对于刷量技术,大部分人仍是一知半解。

  清博大数据研发中心主任何俊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,相较于“神秘”的技术,刷量公司比拼的更多是资源获取能力。

  “刷量的技术实现有两种,一种途径是破解微信客户端,完全得到微信生成阅读量的方式和规则,进而伪造数据,这需要真正的技术实力,在市场上非常罕见。”何俊说。

  更多走的是第二种途径,即掌握十万级以上“微信水军号”的公司,通过程序模拟手机环境,完成刷量。

  “这种方式的关键在于获取微信水军号,如今微信注册要与手机绑定,所以必须从电信运营商那里拿到号码资源,价格越低越好。”何俊透露。

  他观察到,大量售卖号码的“黑运营商”已经在2016年上半年被关停。然而,市场的净化并没有完全杜绝后患,客观上反倒间接抬高了价格,一些刷量公司另找出路,把眼光放往国外。

  何俊说,刷量公司也会使用境外号码平台接收短信验证码,从而注册获得微信“水军号”。成本也在水涨船高,已经从每条0.2元升至每条5元。

  张力还观察到,刷量公司的“活儿”也越来越细致:“概括来说就只有一条,即模拟一个正常用户的页面访问行为。”

  这俗称“养号”。比如设置微信头像,不时发发朋友圈;设置访问IP,模拟成来自全国各地的访问者;控制访问频率,伪装成正常用户几秒点击一次的频率;在凌晨0~7点之间,正常用户处于休息状态,刷量也会相应停息。

  “随着微信安全策略的不断升级,使用程序自动刷量的难度日渐增高,人工众包的刷量模式开始出现,即所谓刷友群:在各种动辄几百几千人的微信群、QQ群中,群主发布任务,刷友们以兼职的方式开刷,然后根据任务结算佣金报酬。”张力告诉本刊记者。

  “差评”在2016年7月发表了一篇揭露刷量公司的文章,按照夏天的说法,正是因为“微信之父”张小龙看到了这一文章,才有9月底下定决心整治微信刷量的行动出现。

  而在此之前,刘洋已经练就了一身“打假神功”,“以前会要求看自媒体后台阅读来源,刷量靠的是技术,一般是历史消息阅读渠道占大多数;现在基本上各种渠道都可以刷,得靠其他办法。”

  刘洋举了个炒股分析的公号例子:“它的阅读量基本都是两三万,点赞数大概在三百左右,而下面的精选留言点赞数往往最高只有两三个,再往下的评论基本都是一个点赞,这怎么可能呢?你再看这些留言的内容,花正在慢慢开、写得太好啦赞一个,太假啦!”

  这个公号是同行推荐给刘洋的,本想投广告,观察两天后刘洋就把它拉入了自己的黑名单。

  巧的是,在2016年9月29日这天,该公号每日发布一篇的节奏打乱了,罕见地只发了一条没有阅读量统计的长文字:“这几天发觉得了高血压,天天昏昏沉沉的,用药调理几天,血压降下来再继续写东西,望各位好友见谅。”

  原因或许在于,9月28日,网传“微信公众号刷阅读的工具坏了”,因此造成许多公众号的阅读量出现大幅下降,一天后,民间就涌现了大面积的“打假”行动。

  “腾讯科技”在微信号上发布文章,亮出了8个微信“大号”的状况对比:比如公号“李瀛寰”一周内均阅读量2.7万,9月28日阅读量为1000,而“TripAdvisor猫途鹰”的这两个对照指标分别为“10万+”和2万。

  趁着有刷量行为的公号还来不及删掉低阅读量文章“毁尸灭迹”,“可欧洲”“正常人”等自媒体人纷纷截图,再对比之前数据,发现有的自媒体号居然从惯常的“10万+”,变成了三位数的阅读量。

  刘洋也赶紧和同事一起到他们的黑名单中找“注水”的“假号”,全部截图保存,晒到了新开的“打假公众号”上。

  蔡幼林带领清博大数据的工作人员连夜加班,国庆后就推出了“微信公众号数据异常分析引擎”,上线万公众号被查询测试,在近59万个活跃账户中发现有近2万个账号出现“异常”。

  而另一家自媒体大数据公司“新榜”创始人徐达内称,如果以9月28日当天发布内容的数据作为基准,在所有大号中,有不到10%的当日阅读量跌幅超过50%,有124家阅读量下降了80%。他认为,跌幅超过50%的就有刷量的嫌疑。

  “当时我们也是有些担心的,赶紧去查看这些水号里有没有我们投资的自媒体,还好都没有。”刘元告诉本刊记者。

  那几天,像他这样的投资人、广告商、公关从业者,都在关注这些被曝光的“刷量”号。

  在微信团队给本刊记者的邮件回复中提到:“外界对所谓大号曝光的各种信息,都不是微信官方的信息。”

  实际上,微信官方从未发布过“假号”信息,甚至从未发布过榜单、排名类的数据信息。

  “我们相信微信不会纵容造假。但假号从技术上看,实在太难鉴别,微信当然不会自我打脸。更何况,从市场发展来看,好坏参半在某种程度上也壮大了微信平台本身的商业体量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。

  微信团队在给本刊记者的回复里,承认了微信刷量的黑色产业链存在,并强调平台与黑色产业链之间的技术对抗一直存在,很难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。

  有业内人士猜测微信于一天前关闭了刷量接口,微信团队的邮件回复中否认了这一说法:“微信从来没有什么刷单接口。需要特别指出的是,微信对于刷量刷单的打击一直都在进行,我们的行动是持续的,不间断的。”

  “可能是微信改变了产生阅读的规则。微信是通过手机机器码和微信账号两者共同生成一个唯一的Key,有这个Key才能产生阅读量。9月28日微信后台升级后,可能就不认这个Key了,刷量公司以前的那套程序就失效了。”何俊向本刊记者解释。

  效果是显著的,但这并没有完全终止“猫鼠斗”,张力对此的评价是“刷单容易,管理困难”。

  “当一个产品成为几亿用户的日常所需时,他们所承载的压力已不仅仅是一个产品的稳定运行,还要兼顾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,承担起一定的社会责任。”他说。

  何俊还观察到,从BBS到微博到APP排行榜,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平台能对此有效遏制:“这些都是一帮人马在做,他们除了刷微信的阅读量,还会在电商上刷单、在微博上刷粉、在APP排行榜上刷榜,都是毫无办法。”

  清博的“微信公众号数据异常分析引擎”不再对公众开放,而选择只对机构开放;刘洋基本已不接单纯的阅读量投放,而转向广告点击率、实际购买率等更高效果的广告投放;“差评”“正常人”等以揭发刷量而爆红的自媒体号,和那些被曝光的注水自媒体号一样,都找到了下一个选题。

  而对负责承接刷单业务的程欣来说,生意好像并没受到太大影响。在10月初停止接单两天后,程欣告诉本刊记者,刷1000次阅读量的价格已经从11元上涨到21元了:“我们也是靠技术吃饭。现在市场变化太快,刷单速度放缓,请抓紧时间下单。”(陈振华 鲍鹏紫)手机最快现场开奖直播www.hu878.com

香港红太阳心水论坛| 香港正版资料大全今晩| 广东好日子鹰高手论坛| 大富翁特马论坛9743| 苹果报开奖直播| 摇钱树心水高手主论坛| 今期六合报码| 香港马会白小姐免费资料| 蝴蝶梦仙阁一肖高手| 香港挂牌全篇历史记录|